欢迎来到湖南机场官方网站!
又是老田
   |

    我去年写过一篇《教书匠老田》,有次喝完酒没忍住就通过微信转发给了他,他秒回:“以后这种事不要通过微信发!”然后附了好长一段话,除了对我文章中语病的分析,还拒绝承认我曾在他选购家电时砍了价,强调百分百花光了师娘给的购置费。过了几天,实在忍不住的我通过邮件回复他:“那笔私房钱您是怎么瞒天过海的?教教我呗,我老婆比师娘管的还紧!”
    我有很多习惯是读研的时候才养成的,比如沟通重要的事情时,一定要用邮件。老田曾经指导我们:“要用‘专业’的邮箱发邮件,用一串数字像什么样,如果我是负责招聘的,看到求职者投简历用QQ邮箱,直接淘汰。”我不幸被言中并表示一定痛改前非,当晚就把我的QQ邮箱的发信账号改为了foxmail的,让他非常满意,还拿这个事教育了比我小一届的师弟。直到后来有次我用老田的办公电脑给人发邮件忘了及时关掉,他才发现我用一个QQ邮箱的马甲忽悠了他一年多。不过,听说这些年师门里已经不限制用哪家的邮箱了,好像就是从当年那个被教育的师弟拿到腾讯的offer后开始的。
    老田是我们系主任,对提升本系在校园两级的影响力有执念。我研一那年赶上系里仅有的一位二级教授退休,老田在感慨明年系里经费又要缩减之余给他办了个盛大的退休仪式,那是学院第一次在报告厅搞退休仪式,各种致辞、感恩和节目穿插其中,场面极其温馨。到了结尾的合唱环节,见台上的同志们太含蓄,我一把夺过老田的话筒开始领唱,期间我瞥见老田脸色不是很好,他似乎好几次想要拿回话筒,但我太清楚他的唱歌水平了,堵住他嘴的重任舍我其谁。那次活动在是一片欢歌笑语中圆满结束的,后来我跟师姐聊天,她问起最后那个环节是不是临时变了,因为之前还给老田写了个结束语,要说些感谢校院领导支持的客套话,没想到咱老师这么耿直啊,直接不提了……
    师门的人分为两拨,一拨研究农机补贴,一拨则是搞双边贸易,等我要选择研究方向时,老田大手一挥,让我做了师门“农业对外投资”方向的开荒者。我以为老田是忽然发现我极具学术潜力,让我承担开疆扩土的重任,结果在这个研究方向上,我展示的最多的却是那非常一般的酒量和令人尴尬的情商,好多次需要我冲锋在前,最后却是由我搀扶着他回家。我毕业前请老田下馆子,席间他有些痛心疾首地说:“真没想到你的‘业务’能力比学术能力还差!”“您这么说我就不服了,今天我要证明一下自己。”“你想干嘛?”“服务员,来箱啤酒!”要么说他是我导师,就要离校了还给我上了一课,这之后我再也不和说自己喝不了的中年男人拼酒。
    昨晚我打电话跟他说今年又写了几件陈年往事,他笑着回我:“QQ邮箱骗我的事,后面咱喝酒给抵了,至于那个仪式,你也别太挂怀,我没放在心上……”“您不是一直强调‘亲师徒,明算账’么?那怎么好意思呀,啊哈哈。”我略有些得意,总觉得这波又赢了一场。“看你说的,那次活动结束后我不是请工作人员吃饭了吗,那个钱都是从原本要发给你的项目经费里出的,老师我还跟你计较什么?”“再见!”
    其实,老田教我的知识已经被忘了大半,但另外一小部分东西却成为了我的习惯,陪着我一路前行。
(作者单位:厦航湖南分公司)

首页 | 机场集团 | 资讯中心 | 电子政务 |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