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湖南机场官方网站!
老树
   |

    今年的秋天好像来得特别的早,老家门口的那棵老树已经开始泛黄,秋风袭来,地上铺满了一片,金灿灿的,格外好看!

    从我记事开始,这棵老树好像就在这里了。小的时候,爷爷经常拉着大哥哥在树下下象棋,我和妹妹搬个小板凳坐在他们旁边观战,“马走日,象走田,车走直路炮翻山......”,爷爷一边下一边教育我们,“人生就像一盘棋,每个棋子都有它的规矩,不能越雷池一步。可是,棋是死的,人是活的,我们不能做人生的棋子,被命运推着往前走,我们要做就要做那个执子之人。”

    爷爷是地地道道地贫困人家出身,小时候家里穷,没钱供他们兄弟俩上学,还没读完小学就辍学务农,即便如此,爷爷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读书,他把废弃的报纸收集起来学习认字,日复一日,他也识得了许多字,学习了很多道理。再后来,我会陪着爷爷一起在老树下看报,他看时事报,我看文艺报,两个人全神贯注的,谁也不讲话。有时候,爷爷会拍拍我的头说:“我屋里柳柳以后做个作家吧!”透过那厚厚的老花镜镜片,我好像在爷爷眼中看到了光,我知道,那是一种期冀,对文字的喜爱大抵也是从那个时候便开始了吧。

    老树旁边就是爷爷自己栽种的丝瓜棚,虽然早已经从老家打拼出来了,但是,爷爷还是喜欢自己种菜吃。小时候,我老喜欢跟在爷爷的屁股后面,他种地,我就给他递种子,他摘菜,我就给他递篮子。在爷爷的身上,我看到了老一辈们的质朴。虽然我是女孩子,田里抓螳螂,捕蜻蜓毫不费力,爷爷也会讲,“你看你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假小子啊”,说完爷孙两人一起咯咯的笑。夏天夜晚,我喜欢看星空,坐在老树旁的台阶上,仰望星空,宇宙浩瀚无边,总会给我一种很宁静的感觉。我们几个小孩晚上也会聚在一起,从田间地头捡一些枯枝树叶,假模假样地点起篝火、玩火把,我们在闹,爷爷就在那老树底下笑。每一帧每一画,我都觉得心头暖暖的。

    爷爷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老树便再没有长出过新叶,也没人教我下象棋了,那副被爷爷珍藏的象棋也遗失了,家里没了文艺报纸,老树旁的瓜棚被水泥地代替了,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,我再也看不到万点星空,也吃不到那甜甜的丝瓜,抚摸着光秃秃的树干。我惆怅过,爷爷走了,与他有关的一切便不存在了。直到有一天,老树又重新长出了新芽,我才明白,落地生根,有了种子,无论多久,它都会重新发芽,就像爷爷对我的教导,我一直都铭记在心,也一直影响至今。

(作者单位:空港实业乐翔贵宾服务分公司) 


首页 | 机场集团 | 资讯中心 | 电子政务 | 联系我们